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火了!广西姑娘弹奏只有一个弦的琴,数十万网友直呼“上头”

“一弦出百音,独弦可成曲。”无论是在广西东兴市京族博物馆面对游客讲解京族文化,或是在直播间里为粉丝们演奏独弦琴,赵霞总会一遍遍讲述独弦琴的独特魅力。

作为京族文化的象征,这把由一根弦、一根摇杆组成的乐器,却可以演绎出千百首不同的曲子。音色婉转独特,扣人心弦。2011年,这项流传数百年的艺术被正式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但在过去几十年间,独弦琴曾一度没落,面临传承困境。“很多京族年轻人都不知道独弦琴是自己特有的民族乐器。”赵霞感叹。2019年,赵霞成为独弦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与独弦琴相伴20载的她,如今是一名京族文化的博物馆讲解员,也是一名活跃在直播间的独弦琴演奏者。

直播两年来,数以万计、未曾见过独弦琴的观众通过赵霞的直播间第一次认识了这个“新奇”的乐器。从京族音乐曲目《过桥风吹》,到精心改编的怀旧金曲《枉凝眉》,再到让独弦琴突然“火了”的《猪八戒背媳妇》,赵霞始终在尝试用独弦琴演绎不同风格的音乐。她的目标很明确:“想让京族的独弦琴更加有名,这样学琴的人多了,就是传承。”

赵霞在抖音的账号“独弦琴【京为天人】”,目前已有超过40万粉丝关注

为了生活,她曾放下独弦琴

赵霞成长在京族三岛之一的万尾岛。在她的记忆里,村里人的生计基本靠渔业为主。天还没亮时便忙碌起来,从码头收鱼,再到更远的县城卖掉,一忙就是一天。对自由生长的赵霞来说,独弦琴孤独的琴音是她童年深刻的记忆。

“我上小学时,整个村只有一个人会独弦琴,”赵霞记得,“每到傍晚有位叔叔就会在房顶架上音响,弹奏独弦琴的声音可以传遍全村。”当时,她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听了都不太能理解。因为无论是曲调还是音色,独弦琴都太过于悲凉。“过去会弹的老人大多是通过传统的口传心授习得曲子,《过桥风吹》、《船夫谣》都是传统曲子,对于小朋友来说一点共鸣都没有。”

如她所言,独弦琴传承不易。传统的独弦琴传承从不记谱,加上京族人口仅仅两三万,许多年轻人进入城市工作,因此鲜有人学琴。“早年间,老式的独弦琴未经改良,音色悲凉,延音不够,整个表现力很受限制。”赵霞回忆。正因如此,京族独弦琴老一辈艺术家们曾如此感叹:“独弦琴是京族代代传承的古老乐器,如果你不学,他不学,就没了。”

16岁时,赵霞来到南宁市里上学,因为擅长唱歌便加入了学校的少数民族歌手班。老师要求学生们必须学习一门乐器。赵霞作为京族姑娘,便选择了独弦琴。

这是赵霞第一次认真学习独弦琴。这门看似结构简单的乐器学起来并不容易。演奏时,右手手指或持竹制挑棒拨动琴弦发声,同时用手掌外侧轻压琴弦定音,拨弦力度要精准。左手则轻拂摇杆,随弦律流动摇摆,把情感注入节奏。整个演奏动作十分轻柔,乐器音色也格外空灵。少女时的赵霞第一次感受到了独弦琴是好听的,这一练便是三年。

毕业后,赵霞选择回到家乡。在家乡万尾岛,独弦琴演出的机会很有限。赵霞常常是在一些旅游活动中给游客展现京族乐器,表演一次下来能挣上几十块钱。她也就此放下了独弦琴,进入万尾岛一家酒店工作。一度,赵霞也以为,自己不会再与这个“孤独”的乐器产生联系。

一次意外的演出,让她决心拜师学琴

2006年,20岁的赵霞在万尾岛的金滩酒店做前台工作,却接到了一个意外的邀请电话。

彼时,一档名为《民歌·中国》的大型民歌盛典节目,正召集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歌手、音乐家参与。到了京族,当地文化部门想组成一个三位姑娘的组合,唱京族民歌,弹独弦琴。可找来找去,当地会独弦琴的年轻人寥寥无几,只找到两位姑娘,差一位凑不齐。赵霞在此时接到了当地文化部门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参加排练。

“我没钱做演出的衣服,也没有好琴可以用。”一直以来,赵霞家中的经济状况都不算好,上学的钱也是东拼西凑出来的。接到通知时,她刚毕业没多久,一个月各种工作的收入加起来也就七八百块。“幸好当时文化局领导决定全部费用由当地承担,我才有机会参加这次演出。”

节目上,三位京族姑娘演绎了一首《过桥风吹》,让无数的观众第一次听到了独弦琴的声音。也是这一次经历,让赵霞遇到了全国各地的民族音乐行家。回到家乡,赵霞觉得自己的独弦琴技艺还差得太远:“虽然演出的曲子练得熟,但肯定不够用。当时我只有二十岁,觉得自己肯定可以弹得更好,所以决定去拜师认真学琴。”

赵霞参与《民歌·中国》节目录制

回到家乡,赵霞决定拜师何绍。提起近代京族独弦琴的历史,何绍是绕不开的人物。他出生于1945年,十五岁时便师从独弦琴第一代民间艺人苏善辉学习演奏独弦琴,一生致力于独弦琴的传承。

赵霞想拜师时,何绍已年过六旬,收徒标准十分严格。面对赵霞打来电话拜师的请求,何绍以种种理由几度回绝。赵霞便心一横,直接拿上自己的琴,跑到了老师家门口。何绍见这个京族姑娘如此执着,才决定给她一个机会。

“我当时还在用竹片挑棒演奏,技巧很局限,所以特别向往何老师毕生心血创制的指套弹奏的技法。这种技法音色和弹拨技巧很丰富,能掌握的人很少。”赵霞解释,除了技法上的创新,何绍还以京族传统民歌为基础创作了大量的独弦琴曲,其中以《京海琴韵》最为出名。

何绍住在防城港市里,赵霞住在东兴市,去上课,她得坐中巴转三轮摩托,一来一回就是近三个小时的路程。但赵霞仍然每周坚持上一次课,哪怕学费和车费花掉了她的大半收入。平日里,她只要不在工作,就在自己租的房子里练琴,早晚各两三小时。何绍后来得知赵霞在经济上的困难,看她热爱琴艺,便决定免费教琴。

这一教就是11个年头,直到2017年何绍去世。赵霞感叹:“何老师一生为京族独弦琴做出的贡献真的无人能比。我从那时开始就想着不能让他费尽心血创编的琴艺技法、谱写的独弦琴乐曲消散掉。”

2011年,京族独弦琴艺术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京族的独弦琴演奏者们也开始通过义务教学、组建表演团队的形式来教授独弦琴。

2019年,赵霞成为京族独弦琴艺术自治区级传承人,这让她更觉得多了一份责任。赵霞决定继续何绍的“任务”——把独弦琴的美妙声音延续下去。

把独弦琴传承下去

2020年5月,赵霞在抖音上发布了自己弹奏《猪八戒背媳妇》的短视频。熟悉的曲调配上独特的民族乐器,这条视频一下子获得了快十万点赞。当天,她打开直播,数千人涌进直播间。公屏上都是观众们的好奇发问:

“这是什么乐器,第一次见!”

“一根弦也能弹出这么多音,怎么做到的?”

赵霞回忆,独弦琴一般演奏的曲子都是抒情的慢节奏,自己想试试能不能演出节奏欢快、诙谐的音乐。“录好视频,一发没想到就上热门了。”

自此,赵霞开始在直播间一遍遍地向观众们“科普”:“独弦琴只有一根弦、一根摇杆,却能演奏出6个音区,3个八度。”她也开始尝试把一些流行歌曲改编成适合独弦琴演奏的曲调,重新定调、编排指法,在抖音直播演奏。“直播其实也促进了我更好地练习独弦琴,扩增自己的曲库。现在已经有差不多300首曲子可以非常熟练地弹出来。”

在直播间里,赵霞始终是一人一琴的组合:“这样简简单单挺好,也有喜欢我的粉丝,会打赏送礼物表达支持。”赵霞也把打赏获得的收入,投入了自己非遗传承点的教学工作中。最多的时候有上百学生每天前来上课,其中不乏从抖音认识到她的。

赵霞在独弦琴非遗传承点教授学生

赵霞的独弦琴教学不同于传统的形式。“原来都是口传心授,连谱子都没有,所以有些曲调随着时间流逝遗失之后很难再听到。”她解释,现在教琴,学生要会识谱懂乐理。“这样曲调和技法才能长远地传承下去”。

在独弦琴培训班里,也会有家境比较贫困的学生。赵霞则会自掏腰包送他们乐器,免去学费,就像自己师从何绍时所感受到的帮助一样。“继承老师的琴艺,传承京族的音乐,这种传承远不止曲调。”赵霞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